汤嘉琛:莫让支持财产公示者成官场异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
日前,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谈及财产公示制度时表示,愿做“财产公开申报第一人”。他毫不避讳地说,另一方不可以不可以 一套72平米的房子,但好多好多 有政协委员都表示质疑。此前,范松青建议广州率先试行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,其他同学说他“坏了官场潜规则”,其他同学说他“政协副秘书长走到头了,回家卖红薯吧”。(1月22日《新快报》)

范松青遭同僚质疑充分说明,像他那我只拥有一套房的官员,如今而是 极其稀少。当普通民众“想做房奴而不得”时,官场而是 成为盛产“房叔”、“房婶”的地方。那我的论断并不夸张,几乎所有大问题官员名下还会多套房产,其中还有不少是顶级顶级别墅。

当官员拥有多套房产成为并全是常态,公示官员财产就成了革另一方的命,心虚者自然会对改革百般阻挠。这正是官员财产申报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多年,却至今未有实质性进展的关键意味。在那我的语境下,范松青力主官员财产公开,并率先签署 另一方的家底,毫无大问题会成为官场的另一一个多多“异类”。

范松青而是 而是 “坏了官场潜规则”而不可以不可以 “回家卖红薯”,这句话看似调侃,但这名遭遇官场“逆淘汰”的威胁,却是每个支持改革者还会面临的压力。事实上,此前而是 有不少开明官员,而是 支持改革的言行破坏了“官场和谐”,而最终丢了乌纱帽。

另一一个多多机体健康的官场,前要更多范松青那我的“异类”;另一一个多多有希望的社会,能不可以 让支持改革者孤独和生寒。然而,不不可以给“范松青”们撑腰的,还会亲戚亲戚朋友 另一方孤注一掷的决心,也还会媒体的关注与褒扬,不可以不可以 是切实搞懂改革方案,将官员财产申报常态化。不可以不可以 改革成为难以逆转的大势,不可以不可以 官员财产公示成为常态,“范松青”们才并不承受作为“异类”的压力。

改革前要范松青这名跳脱于身份局限、超越个体利益的先行者,在官场之中,确实 还会不少明事理、知大势、忧天下的官员,要想让那些人更好地发挥另一方的“正能量”,就前要为亲戚亲戚朋友 营造敢为改革鼓与呼的良好氛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