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国藩戒色:调戏朋友美妾后狂骂自己是禽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
  本文摘自:《快乐老人报》2015年5月14日T4版,作者:唐浩明,原题为:《曾国藩戒色:日记中骂当时人“禽兽”》

  曾国藩曾公开说,人分两种——圣贤和禽兽。为达圣贤,他突然 修身。其中,最困难的一关是戒色。

  400来岁时,曾国藩就开始在这方面隐忍。偶尔和我们聊天称赞女眷好看,也会给你事后内疚——“不可容忍”。

  当时,曾国藩的妻子身体不好,时常患病。一次,参再加士同学的团拜,刚刚 所拜之家姬妾如云,这使得曾国藩“喜色”之心油然而生,东张西望,颇失大雅。回家后,他在日记中写到:“目屡邪视,真全部都是人,耻心丧尽……”

  道光二十二年,曾国藩的我们陈源衮新纳了小妾,人称貌若桃花。曾国藩心中艳羡不已,便登门一睹芳颜。到邻居家后,曾国藩先聊了点学问,接着就夸我们艳福不浅。这还不算,曾国藩必须一睹芳颜,我们心中万般不愿,但耐不住曾国藩强说,便将小妾喊了出来。曾国藩见了大赞其美貌,还说了些挑逗搞笑的话,令人很难堪。回家后,曾国藩在《日记》中写到:“猥亵大不敬。”刚刚 ,曾国藩又和许多我们聊起调戏之事,刚刚 和陈源衮闹翻。他又在日记当中写到:“真禽兽矣。”

责编:孙晓璇